点击关闭

龙岗新闻-又想起那时在街上看见他拿盒饭还有一些纸盘-姓生活网

  • 时间:

具惠善回击安宰贤

你看着走遠的他,亦變得沉默。

此時的你更覺尷尬,把他想得這麼壞,僅僅是因兩個字──膚淺。

可隨着成長你發現,不知何時開始,他變得沉默寡言,時刻板着一張臉,甚至有時候他脾氣暴躁,待客時不耐煩。有一次一位老奶奶行步緩慢,她吃力地爬上巴士,從兜裏緩緩拿出錢包,面對眾多乘客的灼熱目光和老奶奶顫抖的雙手,他「唰!」地把車門關上便開始行駛,老奶奶差點跌倒,好在你及時扶住她,而此時你憤怒地瞪着他,他依舊沉默着,專注地開車。

有一回你實在太累了,一上尾班車便隨便找了個位置,把沉重的書包甩到地上,坐上後疲倦地闔上了雙眼,任由巴士緩緩地駛向郊區你那偏遠的屋邨,安寧靜謐的夜裏,你與手上的種種書本一同在馬路上唯一的巴士,沉沉地睡去。

你從小就搭同一班車上學,時常會遇到他駕駛。還記得你上小學的第一天,你第一次見到他,那時的他似乎剛開始駕駛巴士,笑容滿面,時常會給你糖果逗你笑,你那時十分喜歡他。

但是他並沒有。他再也不敢正視你,你的一句問候,直直擊倒了他多年來最後的一點倔強。這個你認識多年的司機,此時此刻掉下了眼淚,和自尊。

「妹妹!妹妹!醒了醒了!尾站該下車了!」低沉的嗓音從你耳邊響起,你驚慌地張開雙眼,看到一個身穿綠色制服的男人站在你面前,正準備關上巴士的所有燈。當你起身轉頭時竟發現,那被你狠狠丟在地上的書包和書本,都完整無缺地放好在旁邊。

終於把苦差事交代完,你鬆了鬆胳膊,經過旁邊的寵物用品店,看見他正和一個眼熟的老奶奶聊天,你躲在旁邊,見他沒多久捧着一個小紙袋走了,你才站出來問道「婆婆,您怎麼會和那司機聊天?上次您差點跌倒,他都沒道歉!」

作者簡介:吳昕曈,寶安商會王少清中學F6學生

你站在街燈旁,看着他平靜地關上巴士的燈,摘下套在身上的制服,又看看自己手上捧着的書本,涼夜裏,你的心裏似乎卻有些許暖意。

之後如常上學,一天你回家時搭的巴士剛好是他開的,一上車便看到他臉上毫無感情的撲克臉,你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,心裏默默嘀咕。

回到家後,老奶奶的話語在腦海中迴盪,你慚愧不已,想起自己當日在中途站便下車,當然看不到事情原貌,原來自己一直都誤會他了。又想起那時在街上看見他拿盒飯還有一些紙盤,難道就是拿來餵野狗的?

終於在這片咒罵聲海中,你看着無辜又無助的司機,正想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,只見他嘴唇微微張開,在大家都停頓下來的一刻,緩緩吐出了一句:「對不起。」

「回家吧,東西下次放好點,我看你的筆記都掉出來了。」你看着他,愣了一愣,丟下一句謝謝便隨手抓起書包和書本離去。

有一晚你到樓下隨意買些吃的,路過街尾不起眼的燒味茶餐廳,你看見他從裏面走出來,手裏提着一袋盒飯。

他把狗糧拿出來,倒在一個個紙盤上,野狗們蜂擁而上,低頭搶着吃「飯」,幾隻小的唐狗黏在他旁邊蹭了又蹭。「省着點吃,沒錢買了,這些是梁婆婆給的。」他輕輕地撫摸小狗們,眼神全是寵溺,他甚至露出久違的笑容,笑起來還是和多年前一樣溫暖。

你忽然想起之前自己在不同時段遇到他,屈指一算,差點被嚇着,每天他都工作至深夜,如今竟因為少少的休息被「炒魷魚」,也太無理了吧。

你早已丟下小說,震驚的看着這一切,沒想過,在報紙上看到近日九龍巴士上有釘子亂放的新聞是真的,你看着司機,越看越急,你是多麼討厭他,可是這一刻,你又是多麼想他開口說一句,「不是我幹的」。

那婦女走上前,手拿一顆小小的鐵釘,開口就是一頓大罵,「司機你是怎麼檢查的?上層座位上有顆鐵釘也不知道嗎?我懷疑這是不是你放的啊!!」此言一出,眾人驚呆。「無情司機要害死乘客!!」、「我沒想過你是這麼冷血的人!」、「快讓我出去!!!」……見他未有回應,本就不耐煩的乘客索性大吵大鬧,還有部分乘客拿起手機錄影,孩子哭呀哭,乘客罵呀罵,場面一片混亂。

你決定一探究竟,晚飯時隨便扒了幾口飯就走出家門,上街尋找那個瘦削的身影。小區內來回轉了好幾圈,本想放棄時,你忽然見幾隻野狗正往某個方向衝去,果不其然,看見了那個穿着制服的司機。

一屁股坐在座位上,你打算在車上看個小說。「噠噠噠!噠噠!」這時巴士正在行駛,一位中年婦女突然從巴士上層匆忙地走樓梯下來,還沒站穩就朝司機大喊「停車!司機!停車!!!」大夥兒都好奇得探出頭去。他「嘖!」地一聲,把方向盤往左一扭,急忙地停在巷口前的馬路邊,乘客們紛紛抓緊扶手,有的抓不穩,差點摔倒。

套上九巴的綠色制服,啟動引擎,皺起眉頭,血絲布滿眼眶,四十多歲的他看起來有些許滄桑。\吳昕曈

當你想解釋什麼時,鄰居們卻紛紛以「司機太誇張了!」、「開車時睡覺,多危險!」、「炒得對,這種人不得留下危害乘客!」把你的嘴巴堵得死死的,你很想反駁什麼,卻又無能為力。

又過了好一陣子,關於九巴釘子的新聞越漸減少,隨時間被人們淡忘。考試周將至,你每日忙得不可開交,放學後到公共圖書館的自修室溫習,每天都得讀到晚上十點多才肯罷休,接近深夜才回家,你常常坐尾班車都遇到他。

晚上,你路過一個公園,看見他正坐在長椅上,蜷縮着身子看着無瑕的夜空。「司機,你還好嗎?」你不知哪來的勇氣走上前搭話,此時他看着你,疲倦的雙眼裏布滿血絲。

後來的你對他一直抱着尊敬的心,就這麼過了好一段時間,直至有日聽到街坊的消息,說他因為在繁忙時間等紅綠燈時打了瞌睡,身邊的乘客拍下照片檢舉,被公司解僱了。

那晚不知過了多久,你只記得你遞給他早已放涼的一瓶甘菊茶,「別再喝咖啡了,好好休息吧。」你這樣和他說,他早已擦乾眼淚,接過茶後便轉身離去,那背影沉默,又沉重。

「這些是進口狗糧,我看他常常晚上在社區那邊餵流浪狗吃盒飯,把自己那份也讓了出去,我就叫他過來,拿點去餵囉!現在懂得愛護動物的人越來越少了,到處都是棄狗……」聽到一半,你已愣在原地,啞口無言。

待乘客冷靜後,他繼續前往目的地,算是了結了這場風波。

他每天凌晨都到你家樓下的便利店買一罐雀巢咖啡,然後匆忙地趕到無人的巴士車站取車。

又過了一陣子,有日你媽媽朝你丟了一床又厚又重的棉被,說是要給之後來港的親戚暫住時用的,叫你拿去小區商場裏的洗衣店。你捧着一大袋笨重的棉被,不耐煩地走到商場,圍繞了半圈才看見角落那間小小的洗衣店。

「叮!叮!下一站是……」你已不知過了多少個站,好像聽到了書本跌落到地上的聲音,你並沒有理會。不知又駛了多久,迷糊中的你好像漸漸聽到了,漸漸聽到了些什麼。

你詫異,更多的是憤怒,這事明明就是有什麼人在背後搞鬼!為什麼要低頭示弱?你不懂,不懂,想起了之前老奶奶跌倒,他從未表示過歉意,你更生氣,原來他欺善怕惡,真是不值得憐憫!

「那年輕人嗎?妹妹,你有所不知啦,那天我熱得中暑!走路也走不穩,司機看到我這副模樣,十分心急。所以就趕緊開車走囉。司機大哥是個好人,到尾站時,他還扶我下車咧!」老奶奶說着說着,又轉身拿了些什麼出來。

你以為他會像從前那樣沉默、思考、重新站起,同時也是你最希望看到的。

你也沒什麼在意,即使裏面還有幾個紙盤。

那晚他說了好多,誰也不知道,他母親從幾年前患上癌症,為了負擔昂貴的醫療費,工作只好從上午班變成全日班;誰也不知道,他是多麼累,無暇顧及自己的表情;誰也不知道,當時乘客拿着釘子吵嚷,他心裏是多麼的害怕與驚慌,怕公司拿走了他唯一的工作,那支撐母親生命的,最後的,微薄的薪水。

今日关键词:哪吒被指涉抄袭